• 本栏最新文章
  • 本栏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显示器 >

回乡偶书(2

nuvid在线视频看,虚拟的17岁,可爱颂 罗马音,www.bo3366.com,重生猪王,重生都市大黑客,摩尔庄园磷虾,富贵嫂刘敏,www.dewcf.qq.com,mxgs451
时间:2014-09-15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互联网  

  次接电话,显得异常兴奋。电话里,林镇长说,把你的崽和我的崽搞到广西去参加高考,征求下你当的意见。我在听筒外就听到父亲扯着嗓子说,我听崽的,崽同意我就同意。就这样,我跟着林波去了广西南宁一个比我们县还边远的小县,我的户口也迁了过去。我父亲一时转不过弯来,看到户口本上我的名字后面写着“迁出”两个字,以为自己的崽从此就是别人家的了,为此嚎啕大哭。我和林波在异乡读完高三,开眼,双双考入伟大首都。《可怜天下父母心》全集在线观看_《可怜天下父母心》高清下载_国产电视剧

  进入县城。道再怎么加宽,绿化再怎么葱葱,城区再怎么扩展,我都找得到当年走过的街、钻过的巷。我把车停在老百货大楼门口,下来走。老百货大楼后面是黄泥街。这条街太有印象了,不如叫它街吧。高中在县一中读的书,高一入学第一周还算老实,第二周就想出去耍了。林波发奋得很,一天到晚苦练英语口语,说不能让县城崽笑话我们的乡土腔。我只好一个人走进夜里,来到县城中心的百货大楼,也不晓得要买什么,就是瞎看。看各种商品,看标价,觉得很满足。看够了,找厕所。在百货大楼后面找到了厕所。厕所出来,看到对面一个镭射厅正亮着灯,人们进进出出。在白水镇的时候,也有镭射看,但那个时候,心思全在写作文和杨小珍老师的数学课上,没心思看什么鬼镭射,听到大喇叭里打打杀杀的声音就想躲。那天晚上,很好奇,怎么听不到打打杀杀的喇叭声。我插着口袋装着很老成的样子晃过去。艳情片,五毛钱,刚开始。一个剪着郭富城头的卵崽说。记得很清楚,那晚有雨,石板街上泛着青光,像匍匐着各种鬼魅。我用力推开门,想探个头进去,被拦住。给了钱,进去了。那一瞬间真的是六神无主啊,幕布上怎么是光脱脱的女人,还有男人。自然就坐下了,张着嘴,痴痴地看。不到十分钟,放完了,灯亮了,我看到每个人的脸上一片苍白,像死过一次又活过来了。啊呀,还有女观众。镇静,插着口袋进来,插着口袋出去,我径直走进雨里,一开始慢慢走着走着,然后突然撒腿狂奔。

  沿着黄泥,走不远,是一个长坡。这个长坡是进出一中的必经之。可是,可是,这个长坡叫街。两边全是花圈店、寿衣店,还有棺材店。十多年过去了,店店依旧,每个店门口仍旧坐着一个晒太阳的老人。时间在这条街上好像被捆住了手脚。瞧,那家棺材店,还是虚掩着门,里面还是不时地传出剧烈的咳嗽声,机关枪一样,咔咔咔。有一年,老校长卢汉生出狱后到深圳玩,我接待的,他说,为什么一中每年都会出北大、的学生,就是因为街。学生每天出入两界,心理素质早已锻炼得超级强大,考起试来不存在什么发挥失常不失常的问题。我说,那是那是。我心里不好说,校长你的心理素质最强大,贪污学校工程款几十万,去抓你的时候,你还跟人家说《论语》。

  街左右有两个岔口,左边是河滩,右边是梨园。我走向梨园。梨树不见了,剩一片水泥地。变成了驾校练车场。插满了竿子。几个学车的,坐在地上嘻嘻哈哈地笑着车里打方向盘的人。教练手划着圈子,眼睛却看着另外一边。好像他的手充满了磁力似的,车子能听他的话。辨别了下,教练站的,正是“梨王”所在地。“梨王”就是梨园里最大的一棵树,哟呵,树干粗得呀。每年,也就是清明前后,“梨王”花开满天,雪花一样,晚上没月光都可以看到白白的一树。但到了夏天,它却不结果!气得每个学生都想骂娘。我们的梨园文学社成立仪式,偏偏就选在了“梨王”树下,所以没一个修成的。记得那时,卢校长亲自涂黑了一面墙,给我们做“发表园地”。奇了怪,我的跑题作文在高中居然很吃香,校长点名让我做梨园文学社社长。我创作大发,每天雷打不动写诗一首。同时,我开始书法,因为要在“发表园地”上誊抄大家的作品。每一期都有我的作品,署名“野枫”。上大学之前,我从来没见过枫树,但这不妨碍我对枫树的想象与热爱。

  写诗写出了鬼名堂。我们的班花,也是校花,也是学校女排队长蕾,主动调和我坐在一排,中间隔了个过道。蕾家住县城,不住校,不知从何时起,每天中午给我带一个鸡蛋饼,说是她奶奶做的。我从那个时候养成中午不回寝室午休的习惯,每天中午吃完饭后坐在教室里等蕾和她奶奶的鸡蛋饼。当着她的面吃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如果那个时候有人问我“你幸福吗”,我肯定甜蜜地回答,of course。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,但知道什么叫喜欢。我当然喜欢蕾。蕾也应该喜欢我。但我不敢有什么表示,因为蕾比我高一个脑壳,而且还有校篮球队前锋、隔壁班的李小涛喜欢她。我只能默默地每天写一首诗给她,在快放学的时候悄悄夹在课本里,给她,看她悄悄抽出纸片,然后把课本还给我。我尽情地想象她回到家关紧门躺在床上读诗的样子。

  我和蕾的地下情,应该是被李小涛发现了,不然他怎么每个课间十分钟都跑到我们班和蕾讲话。蕾好像也不讨厌李小涛,有时候还咯咯地笑。这让我惆怅。我走过他们身边,发现我比李小涛矮两个脑壳。好在李小涛中午不过来,每天,我还是和蕾有那么一段快乐的鸡蛋饼时光。

  但没想到李小涛得寸进尺,有个课间十分钟,他当着所有人的面、当着蕾的面,喊我出去,张大军,出来。我出去了,看着李小涛胸前篮球服上的两个白字:先锋。李小涛说,小心丙脑壳。“丙脑壳”是体育老师徐丙江的名字,学体操的,瘦高瘦高的,外县的,讲普通话,不认真听经常听不懂。丙脑壳对学生很严厉,男同学都很讨厌他,但就是搞不懂女同学偏偏喜欢他。我以为李小涛要我,没想到他要我注意丙脑壳。我哪里晓得丙脑壳和蕾有什么关系。这时候,李小涛说,上个星期六下午,他看到蕾练完排球后到丙脑壳宿舍洗澡。

  上课铃响了。我一节课都没上,一下课,我把李小涛喊了出来,讲,他老娘的丙脑壳,搞死他。李小涛很赏识地看了我一眼,就好像我是他队友,传了一个好球给他,他又三步上篮投进了。李小涛喊我星期六下午看他和二中比赛。我答应了。

  星期六下午,李小涛打完篮球赛就拉着我摸上了丙脑壳的宿舍。门紧闭。果然,蕾在里头。她的咯咯笑声我太熟悉了。但我不敢确定蕾是否是在洗澡。李小涛也不敢确定。我们在门口徘徊了几次,然后躲了起来。好像等了很久,他们都没出来。我们又摸过去,笑声没了。我把耳朵贴到门上,确实没笑声。李小涛做了个手势,左手窝起来,右手食指插进去、拉出来、插进去、拉出来。我用眼神问怎么办。李小涛拉着我回到墙角落,他来回走了两圈,好像也没什么办法。我一个人又贴近门去,这时听到了蕾的笑声。我哆嗦了下,赶紧退回墙角。这时候,门开了,蕾出来,丙脑壳锁门,一前一后下楼。我们跟下去,跑起来。蕾和丙脑壳各踩各

Tag:
上一篇:引领车机屏幕“大“时代!飞歌7款101寸大屏车机首发
下一篇:没有了